您現在的位置: 河大新聞網  >>  媒體河大  >> 正文 選擇字號【香港郵政寄中國】

《河南日報》宋應離:勇闢蹊徑成大道

【新聞作者:史曉琪  來自: 2019-09-27《河南日報》  已訪問: 責任編輯:王宏宇 】

有人把編輯比作蠟燭,默默燃燒自己,甘為他人作嫁衣;有人把編輯比作春蠶,春蠶到死絲方盡,一生奉獻不言悔。

然而,要想做一名出色的編輯,僅靠淡泊名利、甘於奉獻的精神還不夠,還需要有博識遠見甚至高於作者的專業素養。對於一名學術編輯來説尤其如此。

85歲的河南大學教授、編輯學家宋應離,幾十年如一日,把有些人眼中無名無利的編輯活兒,當作有滋有味的大事業,身體力行去實踐,甘之若飴去研究,不僅在編輯學研究領域頗有建樹,而且為編輯學學科發展培養了大量後備軍。

“作為我國當代最早從事編輯學研究的學者和享譽全國的河南大學編輯學研究羣體的領軍人物,他既全力以赴擔當引領者,又全心全意培養後備軍,作出了許多開創性的貢獻。”在同行眼中,曾擔任《河南大學學報》主編、河大出版社社長、河大新聞與傳播學院兼職教授及碩士研究生導師的宋應離堪稱大家。

“我生活單調,別無他好,就喜歡讀讀書、查查資料,平實地做點事情。”在他口中,那些廢寢忘食,那些深夜沉思,不過是尋常的日子。

漸入人生化境的老先生,在幾十年的平平淡淡中,一次次為我們捧出讓人眼前一亮的力作。

1988年,他編著的《中國大學學報簡史》出版,被譽為我國大學學報史研究的“開山之作”。在這本書中,他經過考證,提出中國最早的大學學報是創刊於1906年的蘇州東吳大學所辦的《東吳月報》,而在此之前,研究者大都認為我國最早的大學學報是創辦於1919年的《北京大學月刊》,他的發現使得我國大學學報的歷史提前了13年。

1999年,他聯合袁喜生、劉小敏兩位老師,耗時6年編著的《中國當代出版史料》出版。這套8卷本、320多萬字的著作,真實記錄並充分展示了新中國出版事業50年的曲折歷程及輝煌成就,填補了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出版史料挖掘、整理工作的空白,得到時任新聞出版總署署長於友先的高度評價。

2000年,他花費近10年時間主編的《中國期刊發展史》一書出版,系統梳理了中國期刊誕生以來近200年的發展歷程,填補了這一研究領域的空白。

史料研究工作是枯燥而瑣碎的。宋應離之所以能比別人站得高、走得遠,無非是他比別人下了更大的功夫:他經常跑到全國各地的高校圖書館查閲資料,不辭勞苦揹着大袋材料滿意而歸。沙裏淘金般地一點點查找準確的出處、一張張翻閲堆積如山的史料更是生活常態,就這樣一天天、一點點梳理着、發現着、收穫着、驚喜着,終於做成了常人不能成之事。

除了對編輯學研究的積極倡導、身體力行,宋應離在編輯學學科建設方面也貢獻頗多。1985年,他在《河南大學學報》上開闢了國內報刊中第一家《編輯學研究》專欄,在全國產生了很大影響;1986年,他領頭成立了河南大學編輯學研究室,招收了全國第一批編輯學研究生,培養了大批優秀專業人才。

“宋教授是治學嚴謹的學者,更是可親可敬的師者。他不僅教我們做事,更教我們做人。”他的學生忘不了,每當新生開學,他都要親自帶着同學們參觀圖書館,教導大家“做學問要能吃得了苦,切莫虛度大學光陰”;他常説“教不嚴,師之惰”,對學生學業要求極其嚴格,身體力行地把河大良好的教風、學風一茬茬傳承下去;他提攜晚輩不遺餘力,很多人在他的指導和幫助下已在各自領域取得了不小的成績。

如今,退休多年的他仍然堅持每天到資料室讀書、看報、寫作、思考,颳風下雨也不例外。熟悉他的人都知道,看起來從容和善、不疾不徐的他,其實多年來一直忍受着病痛的折磨。他曾經做過腸部大手術,至今還會時不時地腹痛。他以超出常人的毅力頑強地和病魔抗爭,而且從不辜負光陰,苦行僧一般孜孜不倦地跋涉前行。

在常人眼裏,這樣的日子好像有點辛苦,可他從不覺得苦。在他看來,在古色古香的河大校園裏,在書香撲面的圖書館、資料室,做着自己喜歡的事情,多幸福啊!

錄入時間:2019-09-27[打印此文]【香港郵政寄中國】[關閉窗口]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