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河大新聞網  >>  媒體河大  >> 正文 選擇字號【香港郵政寄中國】

《河南日報》李丙寅:把全部熱能獻給祖國

【新聞作者:史曉琪  來自: 2019-09-13《河南日報》  已訪問: 責任編輯:王宏宇 】

對於很多老一代知識分子來説,愛國是信仰,深藏在骨子和血液裏,流淌在生活的點滴間。93歲的河南大學化學化工學院教授李丙寅,就是這樣一個人。

“我的成績是新中國賜予的,我的人生也與新中國一脈相連。我想把我的全部熱能獻給祖國,回報給黨和人民。”從當年的翩翩少年,到如今的白髮先生,他的初心從未改變。

1987年4月,李丙寅應邀到英國參加第六屆電分析與傳感器國際學術會議,通曉英、俄、德、日四國語言的他,不帶翻譯隻身參會,並作精彩報告,盡展河大學者的風采。“我是代表我的祖國去參加國際學術會議的,我為祖國的騰飛感到驕傲和自豪。”30多年後的今天提起此事,他仍難掩激動。

那個年代的生活條件、科研條件相當艱苦,為國爭光的背後,他的辛苦和付出可想而知。可他從不嫌苦,從不言苦。殫精竭慮搞科研,惟願祖國更強大。傾盡丹心育桃李,甘為祖國培棟樑。

李丙寅的父親留美歸來,在河大工作了31年。李丙寅生在河大長在河大,自小就熟悉這裏的一草一木,深受河大深厚底藴的薰陶。抗戰時期,他隨學校離開開封,顛沛流離。抗戰勝利後,他又隨河大回到開封。經歷過潭頭血案的沉痛打擊,見證了河大輾轉辦學的艱辛歷程,他與師生同甘共苦,也與河大血肉相連。1944年,李丙寅報考了國立河南大學化學系,1948年畢業,1992年從化學系退休。

為了河大化學學科的發展,他多年勤勉,不辭勞苦。1979年至1998年20年間,他籌建了環境化學研究室,新開設了《化學分析》《環境化學》等課程,新開的全校公選課《環境科學選論》出版後被列為考研參考書;他在藥物電極的研究方面作出了突出成績,很多科研成果達到國際領先水平,多篇論文在世界化學權威期刊上發表,使河大在這方面的研究得到國際同行的認可。由於科研成績突出,他於1989年成為英國皇家化學學會終身會員。

孟子認為君子有三種樂趣,其一就是“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這也是李丙寅最大的樂趣。自1981年起,他連續十年設立學生課外活動小組,不辭勞苦將自己的所學傾囊相授,並且分文不取。他為課外小組的學生制定了培養三部曲——首先教他們掌握專業英語,然後教他們查閲外文文獻,最後跟着老師做課題。言傳身教,耳濡目染,同學們逐漸具備了鑽研精神、掌握了科學方法,有人畢業前就有論文公開發表,實現了“出成果、出人才”的目的。如今,河大張治軍教授等當年的課外小組成員,已在化學相關領域有所建樹。

李丙寅一生簡樸。那天,穿過窄窄的巷子來到開封鐵塔三街一處平房內,先生屋裏陳設的簡單、家居的簡樸出乎我的意料:老式傢俱一看就是用了好多年,門上的油漆脱落得斑斑駁駁,有些地方牆皮也掉了,露着灰色的水泥,還有些地方糊着白紙充當牆裙……門楣上方,“河南優秀教育世家”獎牌和“英國皇家化學學會終身會員”格外顯眼,那是他的驕傲。

雖然名聞遐邇,雖然年事已高,可他的一切都未曾改變。柴米油鹽,衣食起居,他與普通人一樣,甚至比普通人還要樸素。精神生活無比充實,物質生活極其簡單,這就是他多年以來的狀態。

他視教育如生命、愛學生如己出,看到家境貧寒的學子節衣縮食寒窗苦讀,他心疼啊!省吃儉用攢下錢來,他有大用場。2012年,在河南大學百年校慶之際,他為化學化工學院捐款10萬元,用於資助學院的學科建設、幫助家境困難的學生,並一再強調不讓宣傳。化學化工學院感念老先生的善舉,專門設立“丙寅獎助學金”,讓他的精神和愛心傳承下去。

臨走前,我問他:“您是什麼時候給學院捐的款啊?”老人輕輕搖頭:“不記得了。”是的,如果我不問,他提都不會提這件事兒。

有些事情,好像是遺忘了,其實是他根本就不曾放在心上。他的心裏,裝滿了他的化學、他的學生、他的學校和他的祖國。

錄入時間:2019-09-13[打印此文]【香港郵政寄中國】[關閉窗口]